我的网站

深化人文素养,软件新贵成为问题“定义者”

远距商机、数码转型跃为经济风口,过去不如硬件受重视的软件人才,成为今年的当红炸子鸡。要跻身软件新贵的你,该培养、提升,甚至是进化什么样的关键能力?

数码转型、资料科学、边缘运算、信息安全、5G应用……,从基础到高端,从高科技产业到农林渔牧矿,再到市井行业,由各种AI(人工智能)与软件应用搭建而成的世界,已经来了。

这样的世界,需要什么样的软件产业人才?其实,不仅是工程能力,更需要对人类生活微妙变化的观察、对既有产业的理解,以及走得出宝岛的国际观,简单来说,是人文素养的综合能力。

“台湾软件工程人才的优势,偏偏很不幸的,是最容易被电脑取代的,”理工背景出身的清华大学校长贺陈弘,有感而发地表示。

价值提升1〉练习定义问题

贺陈弘分析,台湾人才被认定逻辑与演算能力特别优异,擅长重复性的、记诵性的知识,而电脑最强的能力也是这两项,特别是AI能将大量数据,以一定的守则来运算,让“知识自动化”。

“如果我们的工程能力,有很大一部分是这两者,那是有很大危险的,”贺陈弘说。

这就好比农业工业时代,人们进行大量劳动的工作时,力气很大的人很有价值,一旦机器可以取代体力,他们就突然失去了价值。

类似的情形,正在软件产业发生。

前头有人力短缺引发的“即战力”相逼,后面有AI追赶,软件新贵该如何因应?

贺陈弘指出,台湾人才“量”的减少,是无法改变的趋势,但可以从“质”上想办法加速拉升,截长补短,“提高的方式,就是要让工程人员往高层次走,也就是处理问题的能力,从解题改往‘定义问题’那端前进。”

以公共建设来说,假设一个地方缺水,要解决水源问题,可能要建大型水库,好比大型云端资料中心;也可能是很多小湖池塘,像是分散式运算架构,就需要地势判断,也得在经济层面、自然生态,甚至是景观上考量,没有一定的答案,但首先需要“定义问题”,才有选择与解题。

“这不只是工程问题,有很多成分是人文社会科学,”贺陈弘表示,提升软件工程的价值,除了降低对记诵型知识能力的依赖,“更需要加进价值选择,也就是处理人类社会议题的价值。”

价值提升2〉找出新应用

其次,是靠工程软件协助别的领域,产生新附加价值,用在后疫情时代的流行语表述,正是深入各行各业的“数码转型”。

例如,现在普遍看见很多农地,在年轻人回归之后,使用工程技术来从事劳作,比如说,无人机巡田施肥,或是将数据管理融入储藏与销售,他究竟是农夫还是工程师?已愈来愈难分辨。

软件工程可让产业产生新价值,不一定是单纯的算法,有时是把软件工程当作工具,实现它的新应用。这些奠基于对世界变化的观察与理解,都是软件人才不被电脑取代的关键能力。

担任长期提供企业软件服务的精诚信息人资长黄郁仁观察,“企业数码转型第一步,都是在现有营运流程不变的情况下,善用信息科技来提升效率,优化效果。”

他表示,现今不管是哪个产业,企业都明白善用信息科技应用的重要性,也许是在制造,也许是在业务关系、财务分析、行销推广、顾客体验等,“但难度更高的,其实是创新的商业模式。”

新时代软件人才不仅需要工程语言,更需要理解既有实体经济的运作模式,才能提出适切的转型工具,甚至成为转型的主力推手。

另一个特别需要关注的现象是,在家上班之后的跨境机会。2020年,全球面临新冠疫情,这并非人类史上第一次遭遇瘟疫,却是人类社会与经济第一次得以不间断的持续活动。

“远距已是新的工作常态,Google内部调查,大概有62%员工,希望每周只有特定时间回办公室工作,而不是每天,”Google台湾董事总经理马大康说,硬件工程师可能还需要进公司使用实验室机台设备,而软件工程师远端工作的效率与产能,几乎与进公司没有差别,软件人才得以从办公空间解放出来。

图/Google台湾董事总经理马大康乐观看待未来,“好的机会,会愈来愈多。”

一旦软件人才不需要在特定空间工作,不只意味著组织内部团队合作方式改变,更代表跨国交流更顺畅、“更平”的无国界工作形态。

中美两大科技大国过去两年的角力战,迫使供应链重组,产业纷纷重新擘画制造基地,有些回到台湾,有些则流向越南、泰国、印尼等东南亚国家,以及印度,板块位移创造很多空隙,成为新的工作机会。

价值提升3〉走向国际

若是扩及数码转型领域,台湾软件产业有更多跨国发挥空间。

例如,台湾旅游电商KKday,身处“疫情海啸第一排”,迅速调整软件研发能量,顺著既有的日本旅游业人脉,在日本市场推行预订系统Rezio,以支持在地供应商数码转型,协助店家快速创建官网,还串接金流支付、多平台订单汇集、24小时网络接单等功能。

短短半年时间内,小至传统当地店家,大至日本最大在线旅行社H.I.S等大型供应商,已有超过300个供应商使用Rezio,并成功服务15万名旅客。

巧妙运用软件能力,直指工程人才更缺的国际需求市场,KKday一举挺进“数码转型海景第一排”,也推进KKday在2020年9月底,取得7500万美元(约新台币21亿元)的资金挹注。

马大康分析,其实,台湾未来“好的”工作机会愈来愈多,一来是台湾过去积累丰厚的资通讯产业基础,也有硬件制造的底蕴,未来商机的智慧医疗、物联网产品应用,甚至是电动车,台湾都有很好的发展动能,“台湾只会是国际企业投资更多的地方,”马大康预言。

二来,国际之间的产业转移已经开始,不只突破领域、地域,想像得到的软件工程机会,甚至有更多今日尚不存在的新兴工作,将从AI领域衍生出来。”